您的位置:今期特码开了什么 > 科技 > 區塊鏈 > 正文

148期特码:呂本富:物聯網+區塊鏈會成為第三次創業浪潮

今期特码开了什么 www.oupfy.icu 2018-06-30 19:26:38來源:網易科技編輯:發財貓 我要投稿 瀏覽:

A-A+

呂本富認為,如果上鏈的全部是數字化資產,那區塊鏈對物理世界的影響還是比較小的。但如果加上物聯網,意味著一些人的物理財產也通過編碼上網,這時上鏈的數字資產就會發揮最大的效益。

2018年6月20日21:30,《智勇相對論》第11期,起風財經創始人羅智勇與著名互聯網經濟學家、中國科學院大學網絡經濟和知識產權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呂本富一起坐而論鏈。以下為起風財經(對本次對話的精編整理,有刪減。

呂本富:物聯網+區塊鏈會成為第三次創業浪潮

區塊鏈已經完成跑馬圈地正處于大規模上鏈的前夜

羅智勇:您是什么時候開始研究區塊鏈的?現在針對區塊鏈在做哪些具體研究?

呂本富:我關注區塊鏈已經有兩三年了,但真正的研究是從今年年初開始的。現在更關注區塊鏈的商業模式,因為最終區塊鏈技術要應用到商業場景中。哪些應用場景符合未來的發展需要,哪些應用會促進現在實體經濟、商業、金融、媒體等業務的升級,我都在關注。

但我在公共場合對區塊鏈的發言并不多,因為一直還學習區塊鏈的理論。最早區塊鏈是在一些小圈子里流行的,公開資料不多,理論體系也不完善,研究者一定要有一到兩百個小時的學習才有資格發言。最近我已經學習了一百多個小時了,所以有些話可以說了。

羅智勇:對于創業者來說,區塊鏈的機會在哪兒?從商業模式的角度來說,哪些場景適合區塊鏈的應用?哪些不適合?

呂本富:先說第一個問題,區塊鏈對創業者意味著什么?傳統的商業巨頭在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地位已經比較穩固了,現在要挑戰他們很難。但是區塊鏈開創了另外一個空間,可以重新洗牌,大家通過建立各種各樣的基金會、社群、社區等等,開創了一個傳統巨頭不太適應,或者說還沒有覆蓋的范圍。

說到哪些領域適合創業,我認為凡是中心化,或者中心方式解決起來成本很高的地方,就是適合創業的地方。不過,這種創業需要技術基礎,比如各種各樣的公鏈,也需要在公鏈基礎上的的應用,包括聯盟鏈方面的各種應用。

現在區塊鏈的應用領域至少有六個,都是創業的焦點:第一,回溯,食品的回溯;第二,個性化交易,第三,數字版權;第四,各種各樣的投票機制;第五,數字貨幣領域;第六,現在的各種各樣的公證事務、證據的保存事務。

羅智勇:您認為現在區塊鏈處在什么階段,下一步的發展節奏怎樣?

我認為,當前區塊鏈處于大規模上鏈的前夜,很多公鏈將會在下半年或者是明年1-2月上鏈,這些公鏈會帶來一個技術開發的熱潮。而區塊鏈特別是公鏈上的各種應用要慢些,可能還需要3-5年。就像傳統的投資者判斷的,任何應用要想達到千萬日活的規模,沒有兩三年是做不起來的。

現在區塊鏈相當于2000年左右的互聯網時代,那時很多公司都建立起來了,也有流量,但是應用還沒有跟上來。現在的區塊鏈就處于跑馬圈地將要完成,但應用還沒有跟上的階段。

未來傳統公司制將和基金會+社群并行

羅智勇:區塊鏈會對BAT之類的大企業的形態造成什么影響?基金會和社群的組織形式會對公司制帶來大的沖擊嗎?未來會出現企業只保留核心人員,同時服務于超大型社區的現象嗎?

呂本富:區塊鏈對超大型企業的影響各不相同。阿里可能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商品評價上,以保證評價的真實客觀性。谷歌的新技術研發領域可能會用到區塊鏈,比如會有一個基金會,基金會要開發某一項新技術時,會把技術開源,通過技術社區或者社群的方式來研發。

至于其它大的工業化組織,有的組織模式可能會改變,比如金融行業。目前金融行業是受區塊鏈影響最深的,將來傳統的交易所、保險公司等等,也可能在開發過程中采取基金會、社群、技術社區的方式。

羅智勇:現在有一種偏激進的言論,認為未來原有的公司制會被顛覆,未來的商業組織形態會變成基金會+社群的工作模式,您覺得這種現象會發生嗎,是被取代?還是并行?還是發展成其它結構?

呂本富:在技術開發領域,基金會加社群模式可能會很普遍。但在產品的生產領域,傳統的工業組織還是有效的。因為對于那些大規模生產、運作的行業來說,金字塔式的結構比社群+基金會更有利。而在其它一些行業,這兩種模式可能是并行的。

換句話說,凡是在整個運營過程中,技術含量處于主流,而且迭代速度比較快,需要快速適應市場的公司,這種公司未來的組織形態將是基金會+社群;而需要固定業務、需要知識的積累,而且組織架構相對穩定的,還是傳統的金字塔式結構比較合適。

大數據+區塊鏈會形成新的社會秩序

羅智勇:您是大數據行業的資深專家,大數據+區塊鏈在未來會帶來什么樣的化學反應?

呂本富:大數據是一個國家很重要的資源,國際貿易、知識產權之爭中都有大數據的身影。最重要的是,提煉之后的大數據是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原材料。區塊鏈是和人工智能并列的另一種技術,在某些領域,大數據也是區塊鏈的原材料。

比如保險和信用領域。保險的精算、商業信用的判斷要基于大數據,二者的計算結果寫入區塊鏈中,因其不可更改性,會約束很多人的行為。這樣來看,區塊鏈會變成很多基金會、投資機構最依賴的技術,區塊鏈上的數據將是他們最重要的判斷標準。

大數據和區塊鏈之間的化學反應,就體現在對每個人行為的準確又不可更改的記錄上。雁過留名,人過留痕,這樣的記錄與判斷反過來會規范個體的行為,由此形成一種新的社會秩序。

EOS應該有一半以上的中國節點

羅智勇:最近幾個月EOS非?;?,五天前EOS的21個超級節點也新鮮出爐,您怎么看待EOS在行業發展上的意義?21個超級節點會不會把EOS推向中心化?

呂本富:EOS引起業界的關注,確實有指標性意義,它被關注的原因有四個:第一,從概念上被認為是區塊3.0;第二,募資的規模很大,沒有上線前就有很大的募資規模;第三,EOS的技術社區在競選的時候,搞得動靜最大;第四,EOS從中國社區獲得的資助是最多的,有人說是四十多億美金。

目前來看對于EOS的質疑有幾個方面:第一,共識問題,21個節點安全問題;第二,募了錢交給EOS的基金會,但他們的財務報表也不一定很透明;第三,還有對它主鏈安全性的質疑。其中對21個節點的質疑是核心,大家爭論的是21個節點會不會引起中心化。

我認為,21個節點和過去的中心化節點不一樣。在博弈論看來,三個人想達成共識都比較難,何況21個節點。短期內,由于價值觀不同、技術實力差異,21個節點串供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一兩年后,如果這21個節點的技術風格、財務實力、價值觀三個方面進一步趨同,那它們變成一個中心化組織的可能性會急劇上升。

羅智勇:這21個超級節點中,來自中國的有六個。這個比例從整體上來說,您覺得合適嗎?中國在未來EOS的生態建設中,有多大的話語權和主導力量呢?

呂本富:六個節點從總體上來說不算少,在21個節點中有很大的話語權。但是從未來中國市場的應用前景來說,6個節點不算多。我相信未來EOS平臺上的應用有一半以上是由中國團隊做的,或者首先在中國應用的,從這個角度來說,EOS的超級節點應該一半以上在中國。

凡學習區塊鏈不超過100個小時的,基本認為區塊鏈是騙子

羅智勇:目前投資圈把投資人分成了古典投資人和區塊鏈投資人兩種,二者的投資理念、價值觀有巨大差異,今年三月份朱嘯虎和陳偉星之間的爭執也很激烈。您覺得古典互聯網投資和區塊鏈投資有本質的區別嗎?如果有,區別是什么?

呂本富:剛才我說的一百小時可以稱為一百個小時定律。凡是對區塊鏈學習不超過一百個小時的或者僅僅有幾個小時的,基本上認為區塊鏈都是騙子??墑茄俺話俑魴∈幣院?,就發現區塊鏈水很深,規則和規律和過去不一樣。比如說本來我也雄心勃勃地也想做一個公鏈,但是學習一百小時以后發現,做公鏈不是那么簡單的。

一百小時定律放在投資上也一樣。如果大家對同一個事情的理解不同,即使都是在談投資,但可能說的不是同一件事。我很佩服朱嘯虎,他被稱為獨角獸獵手,投資成果都很不錯。他用多少用戶能帶來多少財務回報的方法來檢驗項目,這種方法在傳統投資中沒有問題,但在區塊鏈早期的發展階段,這樣判斷不行。

陳偉星強調的是區塊鏈早期階段的流動性,特別是數字貨幣領域,只要流動性強了,將來多大用戶量并不重要,他沉浸在發現新大陸的激動中。他和朱嘯虎爭的雖然很熱鬧,其實二人談的不是一回事。

我研究區塊鏈時,曾力圖找一些理論性的東西,當時讀了陳偉星很多文章,發現他很有思想。區塊鏈行業其他人大多是技術出身,談問題時愛用專業的名詞概念,包括區塊鏈哲學、投資理念等也用專有名詞來解釋,讓人難以理解。

所以說,傳統投資人想理解區塊鏈,沒有一百小時是不夠的。如果學不到一百小時就投資,他們可能完全是順應大流,或者其實是抱著割韭菜的心態,是投機。

從對區塊鏈的理解角度上來說,新舊互聯網人是有區別的。不過,只要大家通過學習對區塊鏈取得共同的認識,那新舊差別也許就消失了。

物聯網+區塊鏈會成為第三次創業的浪潮

羅智勇:新舊時代的投資人有區別,不同時代的創業者也有區別。PC互聯網創業時代、移動互聯網創業時代、區塊鏈創業時代,這三個時代的創業人群有什么區別?

呂本富:PC互聯網誕生了門戶網站、搜索引擎等;移動互聯網時代誕生的應用更多,特別是微信;至于區塊鏈,我認為區塊鏈+物聯網才可能作為第三個時代。

就區塊鏈來說,如果上鏈的全部是數字化資產,那它對物理世界的影響還是比較小的,只是金融行業受影響深一些。但如果加上物聯網,意味著一些人的物理財產也通過編碼上網,這時影響比較大。比如智能合約,我從你那里借了一輛車,如果到時候我沒有還你,通過物聯網,我就進不去我家地庫了,這時,上鏈的數字資產就會發揮最大的效益。所以我個人認為物聯網+區塊鏈會成為第三次創業的浪潮。

三個時代的創業者各有特點,PC互聯網時代以精英為主,移動互聯網時代純草根比較多;到了物聯網+區塊鏈時代,這時的創業者以技術背景出身,同時又有草根情結的人居多。

舉個例子,現在幣圈炒幣的人基本都可以歸為這個類型:技術背景出身,最早的抓住了炒幣的機會,變成了這個行業的大佬。不同于移動互聯網和PC互聯網,這一撥人的技術導向比較明顯,同時又對區塊鏈的前景比較敏感,他們是第三波創業的主力軍。

微信掃一掃

然貓網微信賬號
今期特码开了什么